栗谷纪念馆 > 烏竹軒

본문 바로가기

栗谷纪念馆

본문

1965年建成的栗谷纪念馆,经过反复拆建,于2012年10月21日再建竣工后再度开放。
展示馆内展出的乌竹轩收藏品包括前首尔大学李昌鏞教授捐赠品,申师任堂,栗谷李珥,玉山李瑀,李梅窓,孤山黃耆老的作品以及有关李瑀后世子孙的资料。

展出的师任堂作品包括彩色《草虫图》,水墨画以及草书,篆书等书画作品,李珥的物品包括为初学者编纂的李珥《击蒙要诀》古本,正祖大王御览后御批刻字的砚台以及其他著作等。

梅窓展出作品部分有以《麻雀》为首情感浓郁的水墨画以及朝鲜中期墨梅风格的作品《墨梅图》。

展出的李瑀绘画及书法作品简洁大胆,粗简中透出奔放的笔法。

展出的黃耆老作品呈现出朝鲜时代草书大家豁达奔放的笔法,有《草书-李羣玉诗》及《草书歌行原本》,除此之外还展出能够证明玉山抗击暴政的社会地位,文化交流及艺术力量的德水李氏遗留文物。

1965年栗谷纪念馆接受玉山李瑀先生14代孙李璋憙先生捐赠的师任堂草虫图等多件文物,并于2009年接收了16代孙李昌鏞先生及家属捐赠的566件遗留文物,在2012年全新开放。世界最初母子纸币人物诞生,通过‘德水李氏家族’的遗留文物,可以欣赏到他们璀璨的艺术魂及崇高的民族魂。

作为宝物第165号的乌竹轩,是我国民间建筑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处,呈现出朝鲜时代民间耳房的特点。因为师任堂和栗谷李珥的故居而声名大噪的乌竹轩,曾为刑曹参判睡斋崔應賢故居,崔應賢将此传给了迁入此地的二女婿李思溫,之后又由龙仁李氏继承,师任堂母亲龙仁李氏,四女儿的儿子也就是其外孙權處均从外祖母处继承了这里。權處均发现此处周边长满了茂密的深色竹子,于是将自己的号取名为乌竹轩,之后更是将自己住处也更名为此。

从小就在绘画和书法方面极具天分的师任堂,非常喜爱读书及绘制身边的事物。师任堂的画中会出现山水,葡萄,竹子,梅花,翎毛及草虫等多样化的素材,其中以画面和谐的昆虫和植物为主题绘制的《草虫图》最为有名。师任堂在绘制《草虫图》后将画卷放置在园中晾干时,发现早晨庭院里家中养的鸡正在啄食画中的昆虫,通过这样的轶事更加说明了她的画惟妙惟肖,细致入微。

当时在男性画家中很难看到这样富有女性特点细腻轻柔的描写,在这一基础上配以绚丽的色彩,时至今日《草虫图》仍是最受大家喜爱的作品。通过江原道物质文化遗产11号的《草虫图屏风》以及《习作梅花图》,《草书屏风》等作品欣赏到师任堂卓越的艺术才能。

栗谷李珥在师任堂七名子女中排行第三,从小跟母亲师任堂学习识字,天资聪颖。对母亲十分眷恋的李珥,16岁时母亲的突然离世,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打击。母亲师任堂离世后,李珥在母亲的墓前守孝3年,‘守孝生活’过后,前往金刚山研习佛法对于人的生死有了新的认识,一年后,回到乌竹轩,为了自我告诫创作了自警文致力于学问的研究。之后,直至29岁,曾九次及第的栗谷李珥被冠以‘九度状元公’的美名。

仕途期间,还参与编纂了《明宗实录》,以及参与《东湖问答》,《万言封事》,《圣学辑要》等国家政治改革案的编纂,42岁时完成了在朝鲜后期获得大量使用的专为初学者编写的教科书《击蒙要诀》。不仅如此,开设名为隐屏精舍的学堂,带给后世巨大影响。主张‘理’,‘气’一体的‘理气一元论’与退溪李滉一起推动朝鲜性理学(朱子理学)的发展。

享年49岁去世的栗谷李珥,墓地位于坡州紫云山与母亲师任堂的墓地一起,全国20多家书院自发供奉其牌位,作为朝鲜政治家,思想家,教育家,通过栗谷李珥的人生经历,能够深刻感受到其对学问的无限热情。

如果说栗谷李珥先生继承了母亲师任堂的教育精神,那么梅窓和李瑀就是继承了母亲的艺术灵魂。被称作小师任堂的大女儿梅窓,才能卓越学识渊博,甚至栗谷李珥也会询问其确保军粮的方法,更是证明了她的聪慧不凡。得到“有其母必有其女”称颂,作品艺术价值甚高。借用枝条被遮挡弥漫于浓雾下却毅然绽放的梅花,映射朝鲜时代女性走入社会艰难的现实,再次证实了她的奇思及智慧。展示中可以欣赏到梅窓不输其母的多幅水墨画作品。

小儿子李瑀在书法及绘画方面极具天分。玉山李瑀的字体深受其母师任堂的影响,这一点从其15岁的作品《草书-归去来辞》中不难看出。个性纯良谦厚重德,让玉山李瑀的词文中传达出高傲又不失力度的特点。亲自教授子女们识字绘画,培养他们成为出色的思想家,教育家及艺术家的师任堂,不禁让人思考应如何做一名合格的父母。

玉山李瑀丈人孤山黃耆老的作品。玉山李瑀丈人孤山黃耆老的书法是16世纪的朝鲜代表‘草书体’,艺术价值不可限量。草书字体以弧线为主,是汉字字体中的一种形式,依据下笔速度,上墨程度,字体大小及笔画的轻盈笔直程度等不同,字体结构变幻多样,是一种深奥多变的字体。

与朝鲜草书体大家,丈人黃耆老一起,经过在书法及绘画方面极具天分的女婿李瑀的表现,每个字中都能看出两家的艺术风格。在展示记录家中亲系及历史的‘世谱’位置上,摆放着‘德水李氏世谱袖珍版’。从始祖‘李敦守’到19代后人李壽海记录着德水李氏家族的世谱,可折叠缩小至随身放入衣袖之中,保管存放于用壮纸(朝鲜纸之一)制作的外匣内。‘德水李氏’家族的家谱,不仅具有社会性价值,同时其中记录的风俗文化在历史性上也是价值非凡的资料。
SNS分享 最佳